•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春天来临,玛丽温馨提醒:请注意预防风疹和水痘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25 14:44:24
    【字体:

    沧州哪有做证的【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铁总负债破4万亿 今年一季度亏损超87亿元

    本报记者 孙丽朝 北京报道

    近年来,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简称“铁总”)的负债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在2013年负债超过3万亿后,今年一季度其负债继续攀高,超过了4万亿大关。近日发布的《中国铁路总公司2016年一季度度审计报告》(下称《2016年一季度报告》)和《中国铁路总公司2015年财务报告》(下称《2015年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铁总负债总额为4.14万亿元。2016年一季度铁总亏损87.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4.61亿元同比增加35.07%。

    《2016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资产总额6.35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65%;负债总额为4.1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1.2%,较去年同期的3.75万亿元,增0.39万亿元,同比增加10.4%;3月末负债率为66.28%,较上年末的65.57%略有下降。

    高负债背后是每年高额的银行利息。《2015年报告》显示,2015年全年,铁总还本付息的金额为3385.12亿元,其中利息为779.16亿元,还本付息金额比2014年增加2.52%,比2013年增加56.91%。值得一提的是,铁总2015年全年税后利润仅为6.81亿元,远远低于其给银行的利息。

    尽管面临着高负债压力,但铁总的投资建设步伐却并未放慢。2016年中国铁路总公司计划开工项目45个,铁路计划完成固定资产投资8000亿元。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表示,铁总为了保障铁路建设进度,不得不加大投资,只能不断借债,而巨额的债务意味着还本付息的压力也不断增加,如此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其债务就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广西20余女生持械斗殴 当地通报称已返校上课

    原标题:贪官最后的挣扎:有人扔手机卡,有人假借为母看病逃跑

    近日,纪检监察报刊文《冲着问题亮剑——湖南省委第九巡视组工作侧记》,讲述湖南省纪委的办案的细节,也披露了一些落马官员为躲避组织调查的“花招”。“政事儿”注意到,官员为躲避调查花招频出,有的威胁调查人员,有的外逃蹬起三轮车,有的玩失踪,还有的打掩护上交“廉政金”等。

    近日,纪检监察报刊文《冲着问题亮剑——湖南省委第九巡视组工作侧记》,文中讲述了湖南省纪委的办案的细节,也披露了一些落马官员为了躲避组织调查的“花招”。

    其中,衡阳县政协原主席彭应龙连袜子、卫生纸都用公款报销,在老家建了2700平方米的别墅群,为躲避检查,还特地蒙上了防护网。最终,彭应龙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官员为躲避调查花招频出,有的威胁调查人员,有的外逃蹬起三轮车,有的玩失踪,还有的打掩护上交“廉政金”等。

    金建平

    佯装蹬三轮的老汉“避风头”

    金建平

    金建平

    为了躲避纪委调查,官员的招数层出不穷,“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天津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正厅级)金建平,出逃未果,竟然佯装蹬三轮的老汉“避风头”。

    2013年8月,国家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在审计过程中,发现金建平涉嫌违纪,遂将情况转交给了天津市纪委。之后,中纪委转来国务院《审计要情》,反映金建平同样问题,要求天津市纪委查报结果。金建平察觉到风声不对,打算出逃境外。

    2013年8月30日,金建平以公务名义从天津前往香港。不料,被限制出境。在机场被拦下后,他谎称有东西忘拿匆匆逃离,一路逃窜到了河北省香河县,并用他人名义租了一间房,准备先“避避风头”。

    2013年9月3日,办案人员在出租房附近发现一名形迹可疑的老汉,“戴着破帽子,蹬着三轮车”,像是去买菜。这个老汉正是金建平,而他三轮车里的两个旅行包内,赫然放着150万元现金。

    两天后,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宣布,该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金建平(正厅级)涉嫌贪污、受贿犯罪案已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

    郭宜品

    假借给母亲看病逃跑

    郭宜品被捕现场

    郭宜品被捕现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 “躲猫猫”、玩失踪是官员常用逃避调查的招数。和金建平情形相同,河南洛阳市原副市长郭宜品也是玩失踪。

    据媒体报道,2014年7月25日,河南洛阳市副市长郭宜品以“想带长期有病的母亲赴京看病”为由请假。7月30日,本该上班的郭宜品没有按时出现在洛阳市政府办公楼里。政府办几个干部以询问其母亲病情为由给郭打手机,但“手机无法接通”。

    由于8月份有好几场重要的政务活动需要郭宜品出席,到了8月4日,一直无法和郭取得联系的市政府办领导意识到问题严重,把情况汇报给洛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

    次日,由洛阳市委政法委协调、洛阳市公安局主导的“8·5专案指挥部”成立,开始摸排布点寻人。

    郭宜品到底为何突然失踪,洛阳一位老干部称,听说郭宜品得到要调查他的信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经不起调查,所以只好抱着侥幸心理一走了之。

    随后,郭宜品因涉嫌受贿500万已被列为网上追逃对象,洛阳警方还悬赏500元通缉郭宜品。

    2014年10月6日,失联两个月的郭宜品于长沙一出租房内被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郭宜品在外逃过程中,用假身份证租房子,几乎不出门,成天窝在家里,开着电视看新闻。

    而郭宜品最初在长沙租房时,打电话给房东,“我不知道怎么走,搞个车来接我。”

    洪金洲

    上交5500余万“廉政金”打掩护

    洪金洲受审

    洪金洲受审

    除了玩失踪,有的官员还会“打掩护”,把部分受贿金以“廉政金”名义上交,贵州省黔东南州原副州长、凯里市原市长洪金洲就是典型例子。

    2013年5月11日,刘铁男因严重违纪被中纪委调查,洪金洲随即被供出。刘铁男案发第9天,洪金洲被免职。次月上旬,被贵州省纪委带走调查。

    2015年4月,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洪金洲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

    据公诉方指控,洪金洲连续16年收受贿赂380余次,从最少4000元到最大一笔583万元,共计受贿3900余万元,还有3100余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因惧怕事情败露,洪金洲在案发前已陆续主动上缴5500余万“廉政金”。

    据媒体报道,从2006年开始,洪金洲在很多次收钱后会将纪委、财政、办公室等部门人员叫来,当面把钱以“廉政金”名义上交给财政,还开了相关收据。

    洪金洲接受采访时说,自己上交“廉政金”,一是因为收的钱越来越多,他心里感到 “惧怕”,二是想通过上交款项“打消别人对自己的怀疑”。

    “政事儿”注意到,洪金洲在调查阶段曾供述,自己上交“廉政金”故意不说清楚款项来源,以防在事情败露后,可以推脱说自己已将受贿钱物上交为“廉政金”,从而达到将全部受贿款“张冠李戴”为“廉政金”的目的。

    办案机关曾在镇远县洪金洲岳父母家的地窖里查获近2000万元受贿款。据了解,洪金洲收钱后一开始都是放在家中抽屉里,抽屉放满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这些钱运回镇远县老家。

    在接受采访时,洪金洲说,地窖中的钱是2013年5月转移到那里的。他说,当时凯里市一名干部被调查,虽然和他关系不大,但也令他感到紧张。他就让妻子回镇远老家,“去清点一下到底有多少钱”。

    蔡伟生

    被纪委调查前一天删光行贿人电话

    除了上述玩失踪、上交“廉政金”等招数,删电话、销毁犯罪证据也是躲避调查的手段。

    2015年5月,原广东省珠海市市政园林和林业局副局长蔡伟生涉嫌受贿案在珠海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 ,庭审中,蔡伟生表示,自己在被纪委调查的前一天,曾删光行贿人的号码,“我感觉到他们肯定会给我惹麻烦。”

    最后,法院认定蔡伟生受贿54 .37万元,一审判决蔡伟生犯受贿罪,判处十年八个月,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

    此外,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被中纪委带走时,第一反应也是消除违纪违法的证据。

    据媒体报道,纪检人员称李春城被控制后,“他要求上厕所,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武长顺

    “主动出击”,威胁调查人员

    面对组织调查,官员大多采取被动躲避调查,当然也不乏有“主动出击”者,被称为“武爷”的武长顺就是其中一个。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4年7月落马的天津市原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在天津政法系统工作40多年,担任市公安局局长11年。连进驻的巡视组工作人员都反映,武长顺反调查能力非同一般,在巡视调查期间甚至还收到过武长顺的威胁。

    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3个月间,巡视组收到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

    巡视组在调查武长顺问题时,开会故意打开收音机制造干扰,防止窃听。

    而正当武长顺的问题线索逐渐明朗时,巡视组一名工作人员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某中央领导办公室给巡视组组长带了本书,问什么时候给他送去。

    “这不是施压吗?!”但组长思考了一下,说 “让他送来!”后来拿到书才发现,这只是武长顺向他们耍的一个花招。那本书根本与“中央领导办公室”没有半点关系。

    2014年5月28日,巡视结束。武长顺问题线索被迅速移交,纪律检查部门旋即对其立案调查。

    除了武长顺这种公然威胁调查人员的,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妄图瞒天过海的官员不乏其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通报对栗智、徐建一、赵少麟、徐钢、令政策、肖天、乐大克、周本顺、谷春立、杨栋梁等省部级官员的审查结果中,都提及这些人存在“干扰、妨碍组织审查”的行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实习生 王俊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